《红伶:侯艳的艺术人生》在线阅读

开篇

戏苑百花里,并蒂是奇葩;
绽放在塞上,香飘到天涯。
扮相真俊美,招式分不差;
自有绕梁音,双飞入万家。
杀嫂翻新意,人性火迸发;
配合叹默契,场景美如画。
劝妻行孝道,无奈把狗杀;
人物角色异,庄谐两为佳。
周仁重情义,一诺比命大;
声情动天地,谁不翘指夸。
可怜父母心,几人重报答;
悲切盼子归,令人坠泪花。
“朔方天歌”唱,兰花自潇洒;
谱就团结曲,和谐满中华。
献身秦之声,舞台把根扎;
天道必酬勤,指日捧梅花。
——王邦秀《赠王景旗侯艳伉俪》

那条街很繁华,是以过去时代的一座建筑命名的街道。
车流穿梭,人们行走匆忙。
街道两旁,是数不清的餐厅、宾馆、发廊、烟酒店。
这是2011年春节的长假,快到正月十五了。
远处依然不时传来噼哩啪啦的鞭炮声。
我接了一个电话:这剧场在哪里啊?你说的地方不对吧!
我说,就在清真寺那边,过马路就是啊。
电话那边说,不对啊,我只看见了宾馆。
我说,就在宾馆的下面。
电话那边说,看到了,这么隐蔽啊!
我说,大隐隐于市嘛。
我正在路上,在斑马线那边,和很多人一起等着绿灯亮起。
我的目标是玉皇阁南街124号。
我的手里拿着一张票,一张戏票。是她托人送来的。
近了,远远看见一个不太大的广告喷绘立在路边,几个老头老太太在那端详。
我在午后两点准时抵达目的地:宁夏秦腔剧团的小剧场。
门口,80后的小姑娘木子岳迎上来:“我这次把俺家的老大们都带来了,他们都要来看侯艳的秦腔!”
走进剧场,舞台大幕徐徐拉开。
一生中,我第一次看完了一台秦腔本戏《朔方天歌》。
我知道,此刻自己已经爱上了秦腔。